分类 华宇代理 下的文章

  环形正负电子对撞机《概念设计报告》发布 中国建“希格斯粒子工厂”更近一步

  中新社北京11月14日电 (记者 孙自法)中国高能物理学家提出的备受瞩目的环形正负电子对撞机(CEPC)计划取得里程碑式重要进展——CEPC两卷《概念设计报告》14日下午在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正式发布,标志着中国距离建设“希格斯(Higgs)粒子工厂”、推动全球科学家探索认知物质世界根本性质的目标更近一步。

  中科院院士、中科院高能所所长、CEPC指导委员会主席王贻芳当天代表CEPC研究工作组正式发布CEPC《概念设计报告》,该报告包括《加速器卷》和《探测器和物理卷》,内容包含了中外上千位科学家在过去6年中的研究成果。王贻芳指出,CEPC是一个大型国际科学项目,其概念设计报告发布是一项重大成就,相信国际高能物理界能够共同努力,实现CEPC的建设,带来对世界更深层次的认识。

  2012年中国高能物理学家提出CEPC计划并随即启动该项目预研,仅用两年多时间就发布CEPC的《初步概念设计报告》,顺利通过国际评审并获积极评价。之后,CEPC设计和预研究团队又经过3年努力,完成《概念设计报告》并得到国际权威专家的肯定以及广泛的赞誉和支持。

  国际未来加速器委员会和亚洲未来加速器委员会主席、墨尔本大学Geoffrey Taylor教授称,国际高能物理界非常希望参加CEPC的研发和将来的科学实验,这将会大大促进对物质最基本组成单元的进一步理解。

  2017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领导LIGO实验发现引力波的加州理工大学教授Barry Barish致贺说:“加速器的发展历史是实现越来越高的能量,并在过去几十中一直都是众多粒子物理重大发现所依赖的核心工具。而CEPC将延续这一伟大传统!我衷心祝贺CEPC《概念设计报告》团队做了如此出色的工作。”

  台湾大学教授、亚洲高能物理委员会主席侯唯恕认为,CEPC研究团队完成《概念设计报告》在全世界引起越来越多的关注,并为下一步的《技术设计报告》和工程设计以及未来建设计划时间表的可行性奠定了良好基础,将能让未来亚洲真正拥有占世界主导地位的高能物理大型科学装置。

  北京大学教授、CEPC机构委员会主席高原宁表示,《概念设计报告》发布标志着CEPC已完成整个项目的加速器、探测器和土木工程的基本设计,下一步将重点关注CEPC关键技术和原型机的研发。

  中科院高能所研究员、CEPC探测器专家阮曼奇科普说,相对于欧洲大型强子对撞机(LHC)而言,CEPC是一个极为干净的装置,就发现希格斯信号来说,CEPC比LHC干净一亿倍,CEPC一分多钟能产生1000个物理事例,其中就有1个希格斯粒子事例。CEPC能以超过LHC一个量级的精度,对希格斯粒子进行精确测量。

  据了解,CEPC这一大型科学装置拟采用100公里周长的对撞机环形隧道,由加速器和探测器两大部分组成,CEPC项目团队计划于2018-2022年间建成一系列关键部件原型机,验证技术和大规模工业加工的可行性。CEPC预期于中国“十四五”时期开始建设,2030年前竣工。在为期10年的实验计划中,CEPC将产生超过100万个希格斯玻色子、一亿W玻色子和近1万亿Z玻色子,还将产生数十亿的底夸克、粲夸克和陶轻子,这对于已有30年历史的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和北京谱仪的研究是一个跨越式的升级和历史的自然延续。

  中科院高能所表示,CEPC是全球高能物理研究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通过全世界物理学家共同努力,可以进一步理解希格斯粒子的性质、宇宙早期演化、反物质丢失、寻找暗物质、真空稳定性等一系列未解的关键科学问题和寻找新的物理规律,并将使人类对物质、能量和宇宙的根本性质的理解达到前所未有的新水平。(完)

  贵阳11月13日电 (周燕玲 瞿宏伦)11月13日,“我到贵州来看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主题宣传活动在贵阳启动,将以“桥”为窗口,集中展示改革开放40年来贵州经济社会发展特别是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取得的成就。

  在改革开放大潮中,作为中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贵州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创造了“西部样本”。改革开放40年来,贵州交通建设者在喀斯特高原上架起2万余座桥梁,打造了数量多、类型全、技术复杂、难度极大的“桥梁博物馆”,创造了数十个“世界第一”。据统计,世界高桥前100名中,有46座在贵州。

世界第一座千米级山区钢桁梁悬索桥—坝陵河特大桥。贵州省交通运输厅 供图世界第一座千米级山区钢桁梁悬索桥—坝陵河特大桥。贵州省交通运输厅 供图

  目前,贵州已建成公路桥梁2.1万座、单幅总长约2500公里,其中高速公路桥梁占1/3多,已建成高速公路桥梁达8800多座,其中特大桥275座;在建桥梁5000多座、单幅总长1000多公里,其中高速公路桥梁1400多座、单幅总长900多公里。

  贵州省交通运输厅党委书记、厅长高卫东说,贵州搭建的是桥,沟通的是路,连起的是小康和民心,随着一座座桥梁飞架南北,贵州桥的社会效益、经济效益不断凸显。

汕昆高速贵州境马岭河大桥。杨洋 摄汕昆高速贵州境马岭河大桥。杨洋 摄活动现场图。瞿宏伦 摄活动现场图。瞿宏伦 摄

  “我到贵州来看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主题宣传活动分为“改革开放40年·我到贵州来看桥”大型主题采访和交通强国·多彩贵州路—庆祝改革开放40年贵州大交通建设成就展两个部分。其中,成就展内容共有“共筑多彩贵州幸福路”“大交通引领大发展”“打造绿色交通品牌”等七部分,将于2018年11月中旬—2019年3月期间进行巡展。

  启动仪式结束后,中央和香港驻黔新闻单位、交通行业媒体、贵州省内媒体记者以及商业网站和传播平台编辑60人将组成采访团,赴贵州平塘至罗甸高速公路平塘特大桥和大小井大桥实地采访。(完)

  银川11月13日电 题:推进湘宁医疗合作 互引优质医疗资源

  作者:于翔 胡耀荣

  “该患者为男性,27岁,未婚,2012年确诊为‘1型糖尿病合并酮症酸中毒’,8年前因血糖控制不佳使用胰岛素泵皮下植入治疗,近一年反复以‘糖尿病合并酮症酸中毒、急性胃炎’住院治疗……”11月13日,在宁夏代谢性临床医学研究中心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宁夏代谢性疾病远程管理中心”内,内分泌科主任谢晓敏带领团队正通过互联网,与国家代谢性疾病临床研究中心主任湖南湘雅二院院长周智广教授、副主任周后德教授等为患者进行远程诊疗。

  据了解,2017年11月7日,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与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正式签约,成为国家代谢性疾病临床医院研究中心的分中心,加入国家1型糖尿病联盟。“互联网+医疗”使谢晓敏团队真正实现了宁夏中心与国家中心的临床科研深层次合作,共享诊断治疗经验,实现疑难病例在家门口就得到国家级专家的指导。

  近年来,在湘宁两地通过举办“湖南院士专家宁夏行”活动、组织宁夏医务人员到湖南进修、两地互派高层次人才等方式,开展学术交流,带动技术互动,提升业务能力,并以人才带动资源流动。同时,两地医疗机构也在学科合作、人员培养、交流互补、远程医疗等方面开展互利合作。

  现任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的王志华从湖南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前来挂职学习,虽只有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但王志华却有了很多想法:“在管理方面,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在自主运营,自主用人,自主分配等方面有丰富的经验。在业务方面,可以带来一些新的技术,比如局部针刺运动和冲击疗法等。同时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互联网+医疗健康’是个亮丽的名片,这种模式是一种医疗模式上的创新和改革,非常值得我们学习。”

  吃到湘宁医疗合作“甜头的”不只一家。今年6月26日,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神经内科医护一行三人与湖南湘雅医院神经内科肖波教授医护团队精准对接,从神经内科专科门诊管理、科室按病种划分病区管理等方面进行了深入交流;宁夏人民医院在2017-2018年间,先后安排2名基础人才赴湖南湘雅医院进修学习手显微外科及外科重症治疗专业;石嘴山市第二人民医院通过西部卫生人才培训项目、“西部之光”访问学者项目,选派8名医务人员赴中南大学湘雅医院进行培训交流……

  合作的步伐也没有停止。为了更好的加强合作,今年11月7日,宁夏回族自治区卫生健康委与湖南省卫生健康委在湖南长沙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明确了未来3年湘宁医疗卫生交流合作,通过开展医疗卫生人员学习交流、专业化培训、医疗机构对口技术协作、支持湘宁各对口合作单位扩展合作范围四个方面深化交流合作,推动建立长效机制,实现优势互补、互利共赢,为湘宁合作注入新的活力。(完)

原标题:荷兰逮捕一名精神混乱男子 疑似虚报机场恐袭

中新网11月18日电 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17日,荷兰警方逮捕了一名“精神混乱”无家可归的男子,怀疑他虚报鹿特丹机场将遭遇恐怖袭击,结果导致警方在机场展开大规模安检。

据报道,荷兰皇家军事警察在社交网络上透露:“鹿特丹警方扣留了一名非法移民,怀疑他同(鹿特丹)可能遭遇恐怖威胁的调查有关……嫌犯是一名45岁男子,没有固定住址,处于精神混乱状态,他此前也曾向警方做过类似的虚假通报。”

据悉,荷兰当局是在“收到匿名信息指鹿特丹机场可能有恐怖威胁”后,立即进行调查,并在机场展开安检行动。

全副武装的荷兰警员在入口处检查所有抵达机场的汽车和巴士,入境处也部署了更多持枪警员。

“不患无位,患所以立。”这话是孔夫子说的,意思是,不要担心没有自己的位置,要担心的是,自己到底凭什么立足于世。

在奥巴马就职的前六个月里,就有超过1000名新联邦雇员获得了任命,真可谓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了。

当年送走安书记的时候,不少人都说松了一口气,总算把这位“大爷”盼走了,因为很多人都挨过他的批评,有些还是当众不留情面的骂。而马书记离任时,很多人还有点舍不得,觉得调走的是一位“好领导”。

原标题:依法打击“水军”,还网络风清气正

■社论

此番公安机关部署打击“网络水军”集群战役,顺乎民心、合乎民意,是一次澄澈网络环境的积极之举。

据新华社报道,2017年5月以来,公安部部署各地公安机关开展打击“网络水军”全国集群战役,已破获“网络水军”违法犯罪案件40余起,涉案总金额上亿元,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200余人,查获并关停涉嫌非法炒作的网络账号5000余个,关闭违法违规网站上万个,涉及网上恶意炒作信息数千万条。公安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安机关将绝不姑息,坚决依法打击“网络水军”,整治网络空间秩序。

公安部门一次集中治理行动,就取得了如此辉煌的战果,违法网站之众多、违规行为之普遍,令人触目惊心。

以广州市公安局破获《三打哈》网站案为例,该案涉案人员涉及全国21个省市,业务遍布各大网络论坛,已形成了“有偿删帖、发帖、灌水”中介模式产业链的特大“网络水军”团伙,涉案金额近400万元。这也是全国第一宗利用网站实施“网络水军”非法删帖炒作的案件。

正常的网络发布以及日常管理,到了“网络水军”这里,变成了一单单赤裸裸的生意。“金主客户”幕后操控,“中介推手”推波助澜,“基层水军”翻云覆雨,而“网站内部人员”则唯利是图、完全没有原则。这样的网络生态链,究竟能够为亿万网民提供什么样的公共信息、精神文化产品,不问可知。

在这样的“生意经”驱使下,网络空间被搞得乌烟瘴气、乱七八糟。严肃内容被消解,正义声音被遮蔽;散布虚假信息是为了混淆视听,动辄攻击诽谤是为了牟取利益,原本应该宽松、活泼、良性互动的网络空间,很多时候成了喊打喊杀、予取予求的“丛林社会”。

不仅如此,因为这些“网络水军”大量搜集公民个人信息,也会严重侵害公民的人身财产权利。

事实上,“网络水军”以获利为目的,在互联网进行炒作,已经涉嫌违法。最高法早在2013年就对此作出司法解释:违反国家规定,以营利为目的,通过信息网络有偿提供删除信息服务,或者明知是虚假信息,通过信息网络有偿提供发布信息等服务,扰乱市场秩序,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个人非法经营数额在五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二万元以上的;单位非法经营数额在十五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五万元以上的,属于非法经营行为“情节严重”,依照刑法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

在这一扭曲的生态链中,每一个环节均有可能涉嫌违法,“水军”、“金主”、“中介”在一定程度上构成了共同犯罪。

这些年来,许多公共事件,都会在网络上产生类似有组织的异动。大量“水军”不问事由、罔顾是非,疯狂注水、撕咬,不仅给当事人带来巨大困扰,也严重损害了这个社会的公共利益。对此,理应保持足够警惕。

此番公安机关部署全国性的打击“网络水军”集群战役,顺乎民心、合乎民意,是一次澄澈网络环境的积极之举。而在依法严厉打击之外,还需深挖“网络水军”背后的推手,彻底铲除“水军”滋生的土壤,并在此基础上,逐步形成互联网世界的基本规范与共识。

让公众都能够平安上网,让网民们在网络上都能好好说话,惟其如此,才能共同拥有一个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

责任编辑:刘光博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