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1号站平台 下的文章

  北京11月19日电 18日,2018苏州太湖马拉松在细雨中鸣枪开跑。女子组比赛在最后时刻出现一段插曲,中国选手何引丽在冲刺过程中,有志愿者递上国旗,打乱她的节奏,导致何引丽被非洲选手拉开距离,遗憾获得亚军。

  比赛还剩最后500米时,何引丽与肯尼亚选手在跑道上并驾齐驱。此刻,场边的志愿者想为何引丽递上国旗,但何引丽的注意力都在最后的冲刺上,并没有接志愿者手中的国旗,这名志愿者“锲而不舍”的在身后追了近100米才最终选择放弃。

资料图:马拉松运动员在比赛中。中新社记者 汤彦俊 摄资料图:马拉松运动员在比赛中。中新社记者 汤彦俊 摄

  然而,同样的情况时隔不久再次发生。跑道上再次出现一名手拿国旗的志愿者,这一次她直接在赛道上把国旗塞给何引丽,何引丽把国旗攥在手里,但随后在摆臂过程中将湿透的国旗甩了出去。

  可能是何引丽的节奏被打乱,肯尼亚选手开始冲刺,成功甩开何引丽获得冠军。从赛后公布的成绩来看,何引丽仅仅输给对手5秒。

  现场解说人员也在比赛中“吐槽”志愿者太过业余:”拿国旗的志愿者先别追了。这个时候,运动员正在咬牙坚持,一切场外因素的干扰,对于运动员都是有影响的。“

  美哭了!“重庆24小时” 亮相国家博物馆   “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上的重庆元素引人关注

  观众在影像长廊驻足欣赏重庆24小时延时摄影视频。

  11月18日、北京国家博物馆,“伟大的变革——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现场,参观者络绎不绝。展览分为“伟大的变革”、“壮美篇章”、“关键抉择”、“历史巨变”、“大国气象”、“面向未来”六个主题展区,充分展示了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在经济、军事、民生、科技等领域取得的巨大成就。

  极具山城特色的洪崖洞、美轮美奂的江北嘴灯光秀、穿楼而过的轻轨……不少重庆元素也出现在展览中,吸引了参观者的目光。

  洪崖洞

  在延时摄影中亮相影像长廊

  连接第四展厅与第五展厅的“大美中国”影像长廊是人气最高的地方之一。

  长廊两侧各有一块长达数十米的大型LED显示屏,走进去如同走入了一条“时光隧道”。显示屏上的影像不断发生变化。时而是数百张全国各地的影像组成照片墙,时而是一个城市的延时摄影视频。

  在为数不多的城市延时摄影视频中,一段重庆的24小时延时摄影视频尤为抢眼。

  这段名为“长江经济带之重庆洪崖洞”的视频长约30秒,满屏展现的都是重庆的美景,以及这些美景从早到晚的变化。夜景迷人的洪崖洞,还有正在建设的朝天扬帆,都在视频中惊艳亮相,格外引人关注。

  江北嘴

  梦幻灯光秀让人流连忘返

  “长江经济带之重庆洪崖洞”播放的同时,在影像长廊的另一块显示屏上,展现的北滨路和江北嘴的24小时景象变化。

  北滨路鎏嘉码头重庆美食云集;江北嘴中央商务区金融业总部聚集,蓬勃发展……

  到了夜晚,江北嘴的梦幻灯光秀成为了显示屏上最亮眼的景观。多栋楼宇灯光联动形成的灯光变幻,让人流连忘返,同时也与对面显示屏上的渝中半岛夜景交相辉映。

  在影像长廊里,两块显示屏上播放的重庆24小时延时摄影视频组成了一幅灵动而唯美的重庆山水画卷,吸引了众多观众驻足欣赏。

  “真的太美了!比朋友圈里看到的照片、视频还要美!”观众肖远说,自己是特意从广西赶到北京来参观这次展览,没想到会看到这么美的重庆。他的很多朋友都去过重庆,也向他极力推荐,所以明年元旦假期,他准备带着家人到重庆旅游。

  白帝城

  高峡平湖上的美丽“孤岛”

  在影像长廊展示的众多影像中,有一张新华社记者拍摄于2016年12月8日的照片也与重庆有关。

  这是一张航拍作品,拍摄的是奉节白帝城和三峡瞿塘峡口,照片中的白帝城就像是一座绿色秀美的“孤岛”,在高峡平湖的映衬下,更显美丽。

  这张照片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了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工程给白帝城带来的新变化。白帝城是三峡第一峡——瞿塘峡的起点,原本高出长江水面160米。三峡库区蓄水后,水位抬升102米至半山腰,白帝城也因此从半岛变为了“孤岛”。

  作为三峡黄金旅游线上久负盛名的景点,这里四面环水,雄踞水陆要津,是感受“夔门天下雄”的最佳地点。

  白帝城还有“诗城”美誉,李白的“朝辞白帝彩云间”,让无数人知道了万里长江上的白帝城。

  轻轨穿楼

  中国首条跨座式单轨在这里

  在第五展厅“大国气象”中,也有不少重庆元素。其中,重庆轨道交通2号线在李子坝站上演的“轻轨穿楼而过”景观,以照片的形式出现在了展厅。

  照片下方用一段简短的文字介绍了重庆轨道交通2号线:“重庆轨道交通2号线是中国首条城市轨道交通线,也是中国首条跨座式单轨交通线路,2004年11月6日开通运营。”

  第五展厅展出的照片里还有西南铝业环件生产车间、重庆四联仪器仪表集团流量仪表智能生产线、长安汽车江北发动机工厂车间、重庆果园港、黑山谷农村公路、三峡重庆库区生态茶园、涪陵页岩气田……

  重庆人

  罗中立和马善祥引人关注

  在第三展厅外,有一面墙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这里展出了我国改革开放40年部分优秀的美术作品。在这些作品中,重庆艺术家罗中立创作的油画《父亲》格外引人关注。《父亲》是罗中立在1980年创作的作品。

  在第四展厅“历史巨变”中,有一个“伟大的变革、榜样的力量”的互动环节。屏幕上显示着改革开放以来100个优秀基层党组织和先进党员代表的头像,马善祥出现在第一排。点击马善祥的头像,屏幕上显示:马善祥是“老马工作室”主要负责人,2016年被授予“全国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本报记者 刘波

刘波

  2018年11月18日中午11时18分,由北京慈聚广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出品的电影《六祖传灯》在北京举办新闻发布会。该片主要讲述六祖慧能以大雄大力大悲大智之心行,度世人出诸生死险难长、弘化大千的故事。

  该片汇聚了多位优秀电影艺术家和经验丰富的电影制作人。影片出品人朱慧丹,是中华佛缘网的创办人,也是该片的编剧。《六祖传灯》剧本是朱慧丹居士历时七年精心打磨的倾心之作;总导演金韬,曾执导过《老少爷们上法场》、《太后吉祥》等影片,《胡雪岩》《长征》、《江塘集中营》等百余部(集)电视连续剧,多次获得影视大奖;导演李大强,曾执导过电影《小镇来了王警官》、《邰忠利》等,电视剧《风雪黑龙镇》、《追捕》等影视作品。总制片人张成涛具有丰富的影视剧制作经验。多位影视演员到场祝贺。

  影片《六祖传灯》以纵览宇宙人生的气度,般若正观的视角,真观清静观、广大智慧观讲述一个禅宗与禅宗宗师的故事。意在通过这部具有禅宗文化的人物传记电影弘扬民族文化、传播中国价值、凝聚中国力量、提振文化自信,让中国文化的智慧造福当代、惠泽后世。

  今天,电影《六祖传灯》的筹备组已经正式成立,创作和摄制工作将会按照计划如期推进。

  11月16日电 综合报道,近日,美国常春藤名校之一的达特茅斯学院被曝涉性侵丑闻。15日,7名女性在新罕布什尔州联邦法院提起诉讼,状告达特茅斯学院纵容并企图掩盖该校3名教授对他们的性侵行为。这7名女性还为此向达特茅斯学院索赔7000万美元。

  据报道,这7人诉状指控的3名教授是凯利(William Kelley)、沃伦(Paul Whalen)和海瑟顿(Todd Heatherton),他们都曾在该校的心理和大脑科学专业任教。而这3人被指控曾对原告7名女性通过在学院内或是他们各自的家中举办聚会的方式,灌她们饮酒,并对她们实施性侵。而这些不轨行为被3名教授冠以“成瘾课程中实际示范”的美名。

  7名原告中有6人公开了姓名,在她们72页的起诉书中,描述了这3名教授对她们进行性侵的细节:有教授在学生不同意的情况下,强迫其同他进行性行为;还有一教授向一名女学生发送不雅照片。起诉说还称,这些教授们掌控着实验室的资源,而为了她们学业不受影响,有时候她们被迫接受教授们要求。

  另外,起诉书还称,她们早在2002年就向校方报告了这些教授的不端的行为,但学校对此置之不理,并任由其发展。而在2017年,至少有27人正式出面指控这3人,曾对她们进行过性侵或性骚扰。

  2017年10月,新罕布什尔州总检察长麦克唐纳德(Gordon MacDonald)宣布,对达特茅斯学院的性侵事件进行联合执法调查,学校也配合介入。涉事的3名教授在调查开始后已宣布离职:海瑟顿在今年6月退休,另外2名教授也在今夏辞职。

  《背影》背后父与子的故事

  走进《背影》背后的故事。扫一扫 看视频

  今年是朱自清诞辰120周年,那个浦口车站月台上父亲的背影,给我们留下了深刻记忆。有很多人渴望了解这对父子之间更多的故事。

  120年前的深秋,江苏东海县丞朱则余的宅邸中,香烟缭绕。朱鸿钧(字“小坡”)在父亲的房子里,迎接了第三个孩子的出生,这个孩子就是朱自清。因为前两个儿子都不幸夭亡,对于这个孩子,朱小坡备加宠爱。

  朱自清的孙子朱小涛介绍,小坡公为这个孩子取名“朱自华”,取“腹有诗书气自华”的含义,“我的曾祖父小坡公,希望儿女饱读诗书,也希望他们将来远离官场,所以取了这个名字。”

  1901年,朱小坡离开东海,到高邮邵伯镇做小官,把妻儿接到住所。两年后,朱小坡一家落户扬州。一到扬州,朱小坡唯恐朱自清学业荒疏,把儿子送到私塾接受传统的教育。

  “小坡公毕竟是旧式文人,不是很放心新式学堂,所以把朱自清送去了私塾,辛亥革命之后,朱自清白天在新式学堂上学,晚上被父亲送去夜塾继续读文言文。”扬州大学文学院教授罗小凤介绍了朱自清的启蒙经历。

  “朱自清和他的弟妹们,从小都是在严格的督导管教下接受教育。”朱小涛介绍,“经常会出现这样的场景,晚饭过后,小坡公在桌上放一盘花生米,一盘豆腐干,一瓶老酒,就要检查儿子的作文了,这时候朱自清就安静地站在一旁。”

  朱小涛介绍,小坡公拿起儿子的文章,摇头晃脑,低吟浅诵,要是看到文末有老师好的批语,文中字句有很多肥圈,就会顺手给儿子一块豆腐干,或是几粒花生米,以示奖励。若是文章字句圈去太多,末后有责备的评语,便要埋怨儿子,甚至动起气来,把文章投进火炉里烧掉。

  朱自清在散文《冬天》里回忆童年和父亲在一起的幸福时光:“冬天的夜晚特别的冷,父亲便起了炉子,煮上白水豆腐。但洋炉子太高,父亲得常常站起来,微微地仰着脸,觑着眼睛,从氤氲的热气里伸进筷子,夹起豆腐,一一地放进我们的酱油碟里。我们都喜欢这白水豆腐,一上桌就眼巴巴望着那锅,等着那热气,等着热气里从父亲筷子上掉下来的豆腐。”

  当时,北大规定,学生应读两年预科,然后才能考读本科,朱自清感到以家中的经济状况按部就班读上去有困难。次年,为减轻父亲负担,他乃改名“自清”,提前1年投考本科,进入了哲学系。

  “他当时改名有两个目的,一个是为了换个名字提前投考本科;另一个,随着他逐渐接触社会,他越来越觉得光读书没有用,还要学做人。”朱小涛说。

  这年冬天,71岁的祖母在扬州病逝。朱自清接到噩耗连忙乘车南下,满心凄凉,朱小坡承受着赋闲压力,一面安慰儿子,一面设法变卖、典当了一些家产,又借了一笔高利贷,勉强办完丧事。丧事完毕,朱小坡要到南京谋事,与儿子同行,在浦口火车站送别,就出现了《背影》一文里描述的场景。

  朱小涛介绍,1928年,朱自清的第一本散文集就以《背影》为题出版,书寄到朱自清老家,家人连忙拿着书奔到父亲卧室,让老人家先睹为快。彼时朱小坡身体早已衰老,行动不便,他把椅子挪到窗前,戴上老花镜,一字一句读着儿子写的文章,心中感到莫大欣慰,昏老的眼睛,猛然迸出兴奋的光芒。

  1920年5月,朱自清从北大毕业。消息传到扬州,朱小坡日夜盼他归来。自从3年前与儿子分手,朱小坡没有谋到差事,病倒外乡,后被人送回扬州。从此贫病交加,家道日衰,债台高筑,心情郁愤,脾气暴躁。1921年暑假后,朱自清到扬州江苏省立第八中学任教务主任。

  罗小凤教授说,朱自清担任教务主任期间,连薪水都无权管理,“因为朱小坡和校长私交很不错,所以每到发薪水,校长都直接派人把薪水给到朱小坡手里,这让朱自清觉得很不受尊重,并且朱小坡的姨太太喜欢嚼舌根,对朱自清的妻子也一直不好。他后来的一篇小说《笑的历史》,就是取材于妻子在家族里的遭遇。”

  接受了新思想的朱自清不满专制式家长行为,愤然离开扬州。

  1922年暑假,朱自清想主动缓解和父亲的矛盾,带着妻儿回扬州。“当时朱自清是想要缓和父子关系,他带着妻子和孩子回到扬州过暑假,但朱小坡连门都不让他进。”罗小凤说,在家人的劝说下,朱小坡作出让步,却仍不理睬儿子。

  罗小凤分析,“朱小坡旧思想,父亲不会向儿子低头认错,朱自清也觉得,这些事错在父亲,不该他认错,父子两一直打冷战,其间朱小坡也会写信,不过都是用关心孙子的名义,表面上好像对儿子的状况不闻不问。”

  1925年10月,在北京大学任教的朱自清,接到两年多“不相见”的父亲自扬州寄来的一封家信。信中提到:“我身体平安,惟膀子疼痛厉害,举箸提笔,诸多不便,大约大去之期不远矣。”

  这封家书使朱自清心灵深受刺激,那种父子骨肉相连的情感,使他不禁悲从中来。他时常看着身边天真烂漫的闰儿,想到远方为生计奔波的老父,南京浦口送别的情景,时不时浮上心头。于是,回忆着8年前与父亲离别的情景,朱自清写出了《背影》。

  让人没想到的是,朱自清收到这封信20年后,也就是1945年4月9日,他76岁的父亲病逝。路途遥远不能归去,他只能筹款寄回料理丧事,将老人安葬于念四桥祖坟。3年后,50岁的朱自清也因胃穿孔,在北平病逝。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李超 通讯员 王康 陈乾雨 来源:中国青年报